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博客 > 挂靠常识 > 正文
“挂证”已成行业潜规则 不少考证族就为赚挂靠费,职业资格证违规挂靠乱象

2019年唯一社保注册给排水工程师50-65万元/3,注册暖通工程师35-48万元/3,注册岩土工程师50-65万元/3,注册一级建筑工程师32-40万元/2(挂章40-45万元)2018年底,一份《各证书最新挂靠价格一览表》在各种证件挂靠网站上热传。建筑挂靠姚工13528825877微信同步手机号QQ:2769194453

一个职业资格证书挂靠一年,就有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收入,着实令人羡慕嫉妒恨。而且,这只是证书的使用费,如果需要持证者到现场的话,什么出场费、误工费等等,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考个证挂出去就能挣钱,从中不难窥见,资格证违规挂靠真是一个字了得。

违规挂靠资格证之所以走俏,就因为这是一件能让持证人、中介机构和租用企业三方得利的事情。对持证人来讲,可以不用工作即可获得高额回报。对中介机构来讲,可以通过牵线搭桥从两头收取好处。对租用企业来讲,不仅提高了资质档次竞标筹码,而且可以节省大笔聘请支出。

把职业资格证挂靠在别的单位赚钱,虽然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但它所带来的危害却不容小视。一方面,这些证书挂靠的企业大多名不副实,往往是一流投标、二流施工、三流管理”;另一方面,那些挂靠证书的人都是冲着钱来的,哪个证书值钱就去考哪个,根本没有从事相关行业的实际工作经验。而这,势必会给工程质量埋下安全隐患。

揆诸现实,并不缺乏这样的教训和事例。2014年底,清华附中体育馆及宿舍楼工程工地发生坍塌,造成10人死亡,4人受伤。据住建部公布的处罚通知显示,工程项目备案项目经理叶耀东就存在挂证行为。更离谱的是,某环评机构的环评报告,竟是动漫专业的学生从网上下载模板照葫芦画瓢的杰作

事实上,证书挂靠是法律法规严格禁止的行为。如今,违规挂证却成了公开的秘密。造成这一尴尬局面,除了相关部门睁只眼闭只眼的纵容外,违法成本过低、处罚力度不够也是重要原因。毕竟,现行法律对挂证行为并没有明确的处罚措施。加之吊销、撤销注册执业证书等行政处罚起不到有效震慑,挂证有禁不止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违规挂证市场供需两旺,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整治这一乱象,关键要向大数据借力,实现数据共享、信息互通,才能使人证分离及时现出原形。与此同时,加大查处惩戒力度,提高违法违规成本,彻底斩断挂证背后的利益链条,让挂证人员吃苦头,让挂靠企业触霉头,以此倒逼他们不敢再打挂证的歪主意。

  建造师分市政、建筑、机电等不同专业。“我准备考市政。”张磊说,“市政的证书值钱,每年能拿35万。建筑只有13万。挂靠合同两年一签,一次性付清。这样我一次就能拿到10万。明年的婚礼不用愁了。”除了报考明年9月的一级建造师外,他还同时准备参加5月的二级建造师考试。“虽然钱少,大概是一级的一半——但也先考上,上双重保险。”

  “我说的挂靠,是指挂资质。”张磊解释说,“就是一些公司的一级建造师人数不够,没法评资质。比如,住建部的新标准规定,市政施工一级注册建造师不少于12人。人数不够,就没有接揽相应工程的资质。所以这些公司就要借证书来凑人数。证书在公司注册就好,人不用出现。”

  还有一种挂靠是挂项目,又叫“挂章”,把证书借给没有资质的项目负责人在注册、验收等环节使用。挂项目的价格比挂资质至少高一倍。“我是不干的,”张磊说,“挂资质被查到最多是取消资质,挂项目万一出了事故,是要坐牢的。”

  考证班学费一般3500

  据住建部公布的数据,2013年全国报名一级建造师的考生超过106万,出席考试人数74万,通过率仅为12%。“这是历年来通过率最高的一次。”张磊说,“往年的通过率都在5%左右。也算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。”

  一级建造师考试的四门科目,每门正确率在60%以上算合格,四门全部合格才能拿到考试合格证。张磊认为,从零基础开始准备,至少要脱产学习4个月到6个月,才有希望考下来。“我们的培训班从不敢提‘保过’,因为考试太难,需要学员真正投入才行。我自己是老师,准备考试也不敢大意。”尽管通过率有限,2013年还是有近8.9万人获得了一级建造师证书。

  他目前手下有两个班,一个班里都是出于工作需要来考证的,另一个班里都是准备挂靠的。学员数量在增长,老师的收入也在提高。据他介绍,一名手握一级建造师证书并有一定教学经验的老师,课时费可以达到每小时1000元。“我们每年都会请他来串讲一次,每天7个小时,一共讲三天。”

  记者咨询几家北京的培训机构得知,学费一般在3500元左右。杨俊伦说,“对个人来说,成本是很低的,关键看能不能考上。”除了工程类专业外,计算机、工商管理和通信类专业均可报考建造师。“报名门槛也低。”张磊透露,“我的挂靠班有专门辞职来考的。一位女学员,原来的工作月薪3000元,还不如考证挂靠赚得多。于是辞了工作,报个班,全力考证。”

  证考下来坐等中介上门

  “证考下来,挂靠本身就不难了。”张磊说,“坐在家里等中介电话就行。”资质挂靠是《建筑法》明令禁止的行为,张磊说,“如果不是特别熟悉,建筑公司是不会出面的,一般都通过中介联系持证人进行挂靠。”

  考完试当天,考场外就有不少中介来发传单。两天以内,不止一家中介打电话过来咨询是否需要挂靠。“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拿到我电话的。”张磊的一名学生说,“有个中介还表示,只要你报名参加了考试,我就能找到你。不然白吃这碗饭了。”

  张磊说,由中介搭桥,建筑公司和挂靠者不需要见面就可以完成注册,合同和钱款也由中介代签代交。有时为保险起见,挂靠者还要在建筑公司交三个月的社保,等注册正式完成,才由中介转交全部款项。“这时候最怕被中介骗。”张磊说,“之前我的一个学生在山西的公司挂证,找中介要不到钱。最后老远地跑到山西那家公司去要。钱总归是能要回来的,因为一级建造师全国联网,所有信息都能公开查到。就算中介赖账,公司也不敢,不然被举报就黄了。”

  在网上搜索“挂靠”,几个自称“最大的证书挂靠平台”会自动出现,这些颇具规模的信息网站将可挂靠的资格证书分门别类。记者联系多家寻求挂靠的公司发现,发广告的全部是中介。某挂靠网上自称“吴老师”的中介告诉记者:“公司最怕查出来,不可能在网上自己发广告求挂靠。都是我们中介代办的,这样把大家的风险降到最低。”他还列出一级建造师和二级建造师的挂靠价格,“建筑工程3-3.2万,机电工程3-3.2万,市政公用5万……”

  一线的考不过挂靠族

  陈健(化名)已经在建筑行业工作了14年,现在一家国企上班。从毕业第4年开始考建造师,到今年还没有拿到。“我早就开始做项目经理的工作了,”他说,“现在完全可以独立负责一个项目。但因为考不上这个证,就没有项目经理的资格,工资待遇都涨不上去。明年要是再考不上,我都想放弃了。”

  张磊感觉到,自己手下两个班之间“有点竞争的味道。”他说,“两个班学员的特点很不一样。挂靠班基础差,没有实际操作经验,但时间富裕,学习能力更强,往往后来居上。”在挂靠班,同学之间还可共享资源,互相介绍可办工作经验的公司或可靠的中介。而在另一班上的陈建抱怨说:“我工作的前4年,全心全意拼事业,根本没顾上读书,学习习惯都没了,再让我来考试,怎么跟那些考证族拼?这是要把我们逼死。”

 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的缪因知教授表示:“所谓的挂靠,就是市场、民间对不合理管制的自发调整。”资质挂靠所引发的“人证分离”现象,不仅扰乱了正常的职业秩序,而且为工程质量和作业安全埋下了隐患,在各方利益的角力中,最终牺牲的是大众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。

发表评论(0)
姓名 *
电子邮件
QQ
评论内容 *
验证码 *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